廣告贊助

安眠藥,失眠,
你要吃安眠藥才能入睡嗎?其中安眠藥使用最氾濫的就是史xxx,你知道這個安眠藥可能會造成夢遊嗎?因失眠來求診的病人很多,光是安眠藥,我一個月就要開出數以萬顆..

文:黃偉俐 

✔怎麼回事!臺灣人把安眠藥當糖果隨便吃!
 
有一次我去診所附近的商店買東西,老闆知道我是精神科醫師,就開玩笑說「你們的病人好可怕啊!常常會從七、八樓飛下來,像昨天電視報導那樣,蓋恐怖。」雖然這應該是真的,因為自殺的病人九成以上都有憂鬱症,但這也是對精神疾病患者很大的誤解,當然也是社會很普遍的偏見。

臺灣人把安眠藥當糖果隨便吃!
 
大腦中跟情緒、思考、知覺、驅力等功能相關的疾病,至少占總人口的四十%,單單一生中曾得過重度憂鬱症的女性就占二十五%,焦慮性疾患則至少占三分之一;假如再加上酒癮、藥癮、毒癮,那精神科醫師要照顧的病人真的太多了。所以最後會自殺的,只是精神疾病患者中非常非常小比例的一群。就像隨著醫療進步,很多癌症病人都可以治癒,尤其是早期發現早期治療,像前副總統蕭萬長先生、永遠的孫越叔叔不都康復了嗎?精神疾病患者也一樣,大家千萬不要有偏見,就能早發現早治療,精神科的治療其實跟治療癌症一樣,也在快速進步中。
 
其實因為失眠來診所求助的病人是最多的,光是安眠藥,我一個月就要開出數以萬顆。但是,開立安眠藥對我來說是件很痛苦的事,因為我自己也很討厭吃藥,單單高血壓的藥我就排斥了很久。畢竟人沒事幹嘛每天塞藥過日子?
 
可是,就在幾個月前,發生了一件跟安眠藥相關、令我糗到爆的事情。當時剛結束了晚上的門診,我正打算進去附近的便利商店買點東西解飢。透過大片玻璃,我看到一名女性的結帳背影,但她只穿著粉紅色的透明睡衣,裡面什麼都沒穿,曲線畢露。我心中知道不妙,往上一看到臉,「那不是我的病人嗎?」我一時受到驚嚇,下巴都快掉了,趕快閃到一邊漆黑的角落,過了一會確定她已經走遠,我把下巴確實合上才走進去買東西。
 
「剛剛那位是你的病人吧?」店員認得我,一天到晚叫我神經病醫生,被我抗議了好幾次。這時講話可神氣了!好像當精神科醫師就活該被歧視。
 
「嗯!」我真是無言以對,這次不鬥嘴了,結完帳趕緊離開。

吃了含某種成分安眠藥的病人,最大的問題就是會出現這種類似夢遊的後遺症。我在門診裡聽到的夢遊故事多到令人無法置信。這種「左批眠」成分的安眠藥是目前臺灣食用最氾濫的,其造成夢遊的機會應該也是最高的,可高達五%。但是因為睡得最快、醒來後感覺最舒服,沒吃又會恐慌,所以很多病人往往明知有問題,卻還是要吃。連有些醫師也持贊成的論點,還說「瑕不掩瑜」,真令我「藍瘦香菇」。有一位老婆婆明知自己吃了安眠藥之後一定會找東西吃,所以要吃藥前還得先用一條大鐵鍊把冰箱鎖起來。連病人自己都覺得很辛苦,但死也不肯換藥。
 
第一次來看診的二十二歲女性,一進診間就開口說:「醫師請開安眠藥給我,我要每天兩顆的那個史XXX。」指的就是含有左批眠成分的安眠藥。
 
她的健保IC卡顯示,她已經使用這個安眠藥超過兩年。從不到二十歲時每天吃一顆,半年不到,很快地就變成每天吃兩顆。到現在,她已經是熟門熟路的老鳥,知道找精神科專科醫師拿藥。因為其他科醫師受限於越來越嚴格的健保規定,每天最多只能開一顆,只有精神專科醫師才能開兩顆。
 
「小姐,我是醫師。醫師負責看病,不是賣藥的。」眼看她一副連坐下來都不肯,又頤指氣使的樣子,我覺得內心有點受傷。
 
「我就是每天要吃兩顆小史才睡得著啊!每位醫師都這樣開給我,我也沒多吃。」她翻了一下白眼,一副我在找她麻煩的語氣。
 
「是的,電腦上也是這麼顯示,可是小姐妳才二十二歲,打算這樣一直吃到老嗎?人生還有好幾十年耶!可以討論一下妳為什麼會失眠嗎?憂鬱、焦慮,還是工作有壓力?妳知道這個藥可能會造成夢遊嗎?」
 
「醫師,我很急耶!沒時間跟你談這些,別的醫師也沒問我這麼多問題,下次再說好嗎?」
 
很多長期吃安眠藥的病患不想多談什麼,只要醫師聽從指示,乖乖開他們需要的藥。當時氣氛有點不太好,我也不想囉嗦,何況這種情況下又真的能討論什麼?於是當下立馬就開了兩個禮拜的藥給她。她本來還要求開一個月的藥,但我當然不能照做,不然當醫師也未免太沒原則、太沒尊嚴了。更何況健保規範初診病人只能開立這種藥一個禮拜,我又不是賣藥的藥頭,寧可就此損失一個病人,而她也真的從此沒有再回診。

✔臺灣人好會吃!一年吃掉三.三九億顆安眠藥!
 
大家都覺得精神科醫師最大的問題是「吸收太多負能量」,但對我來說,最累的是:幾乎每次門診都要處理這些只拿安眠藥、卻不願跟醫師討論病情的患者。尤其是每天動輒吃個七、八顆,甚至十顆以上的安眠藥濫用者,每次被我拒絕都要盧很久,一個早上來個三次,我的頭就開始痛,心情也變得很差。
 
就是睡不著!失眠勿擾:用對方法,找對醫師,從此遠離安眠藥

不如先來看看安眠藥「小史」的使用說明,也就是使用最氾濫的史蒂諾斯:
1. 六十五歲以下成人:睡前一錠。
2. 六十五歲以上成人:初劑量以二分之一錠睡前給藥。每日請勿超過一錠。
3. 通常短期間給藥治療。
 
副作用/警語
短期(十天內)使用常見的不良反應為:
嗜睡、頭暈及腹瀉等。
長期(四至五週)則有頭暈及類似服用迷幻藥的感覺。

 
這些劑量限制或短期使用建議,根本都沒有人遵循,有些人甚至沉迷在類似迷幻藥的感覺,連白天也吃,看診時都神智不清、走路搖搖晃晃。當我嚴詞拒絕開藥時,有人拿不到藥就賴在診間不走,有人苦苦哀求淚眼相對,甚至有人拍桌叫罵威脅堵人⋯⋯這時我會問自己:「幹嘛苦口婆心好言相勸。不過就是看個門診嘛!何必搞得又累又氣,人身安全還受到威脅呢?」
 
在診所上班的學弟有次親眼看到病人一拿到小史,就站在飲水機旁把整排二十顆藥吃光光。氣得他衝出去罵人,叫病人以後不用再來了。
 
這類缺乏自制力的病患吃得越久,隨著年齡增長,沒藥根本就像要他們的命。有時搞到甚至得威脅叫警察來,他們才肯悻悻然離去,讓醫師得花費很多力氣跟他們纏鬥,還要有不怕被揍的膽子。
 
據衛福部調查,二○一四年全國安眠藥用量達三.三九億顆,創歷史新高。三億多顆聽起來很嚇人,但也有點抽象。簡單來說,要是以每天固定吃一顆安眠藥,三.三九億顆大概夠一百萬人吃上一年。
 
一百萬人不多嘛!臺灣兩千三百萬人,才占總人口四%。但是扣掉二十歲以下的人口與在大陸的百萬臺商,就變成六%左右。假如再加上不用安眠藥,只用鎮定劑(短效或中效抗焦慮藥)的、漏報的,這代表臺灣差不多每十個成年人中就有一個必須靠藥物幫助失眠
 
「天啊!真的嗎?」這個比例代表身邊的同事、親友,幾乎一定有人在吃安眠藥,而大家可能一點都不知道。

二○一五年的調查則顯示,曾為睡眠障礙所苦的有六百萬人,長期有障礙的則有兩百五十萬人。表示每五人就有一人有睡眠障礙,包括難以入睡、早醒、睡眠品質不佳。這個數字遠超過剛剛提到的一百萬。原因是有些人選擇吃中藥,有些人連醫師都不看,或自行到藥房買幫助入睡的藥物。還有很多打死都不願吃藥,寧可喝酒自我治療,或夜夜在床鋪上煎魚跟煎熬。

..持續更新中

 

(編取自 失眠勿擾:用對方法,找對醫師,從此遠離安眠藥 一書 /如何出版社 /本文由 博客來 授權刊載)

如這篇文章對你有幫助,請給我個讚:
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生活情報讚Blog 的頭像
生活情報讚Blog

生活情報讚Blog

生活情報讚Bl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